棒人間

每天都在自娱自乐√
弧超——长

一点摸鱼……
这回私心打上夜青(。)
(因为不会画叉所以p1的手是叉的(?))

偷偷地
擅自增加了背后的妖纹+擅自把头发加长了
……………。人体怎么练还是那么辣鸡………
(姿势人体有参考)

悄悄地……
摸鱼()

「國ちゃん是来救我的吗?」






………毫无意义的自我联动()
啊为什么我只会摸鱼还摸的这么辣鸡(绝望的眼神.jpg)


原文请走这儿
(↑国戏注意)

「我是你的宝物」

_(:з」∠)_……。(咸鱼状)

摸一只魔法少女cr(。)

鱼。
逆转宗教设定。
语法错误懒得管(。)
这个号以后用来发图吧(。)

【新临】自给自足脑洞片段

1

“真过分呢,折原君。”新罗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,淡定地握紧了抓住临也脖子的手。

“——呃……”被禁锢住的脖子痛苦地溢出呻吟。

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呢?明明跟你说过不能伤害赛尔提的。”新罗仍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,镜片后却是认真的眼神。

“shin……新罗……”临也嘶着嗓子,费劲地想要说点什么,最终都破碎在新罗的掌中。

缺氧越来越剧烈,生命正伴随着力量流失,抓着新罗的手无法控制地往下滑;视线变得模糊,瞳孔中新罗的神情已经无法辨析,但他知道他还在笑;唾液微微滑出嘴角,他却只能保持张着嘴的姿势,疯狂地渴求氧气。


——糟了……

——这回真的玩过头了……

正当临也绝望地想着的时候——

新罗松开了手。

重获氧气的临也咳嗽了起来,眼瞳处泛起了水汽,却仍然坚持地望着新罗。

“但是不能杀你,”新罗仰起身子,“赛尔提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面。”


“……新罗……”临也嘶哑着嗓子,脖子上还残留着新罗留下的印记。

临也还想说点什么,却在下一秒被新罗用唇堵住了嘴。

“——!”

不带一丝情意的吻,只过了一会儿便分开了。

“不要再说多余的话了,折原君。”新罗笑着。


脑与身体

静临(伪)

人总是在渴望完美。

完美的样貌,完美的身材,完美的……

然而大自然却无法给予完美。

于是只能人工制造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平和岛静雄踱步在昏暗的仓库里,黑暗中有什么在发出声响。

从刚才开始就有些不好的预感,让人恶心的感觉。

自他误闯进这个仓库以来,他已经在里面逛了十分钟了,却依然没能找到出口,而这种恶心的感觉愈演愈烈,他怕自己下一秒就会把刚才吃的三文治全都吐出来。

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。

他掏出来,发现来电显示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。

他皱着眉还是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呀,小静。”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,拨弄他的神经。

“果然又是你吧?!”他毫不客气地给对方下定论,“把我引到这种鬼地方来,到底想干什么?!”

对方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“小静,你左手边有一个按钮,按下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

“……”他伸手,确实摸到了一个按钮,却没有按下去。

“放心吧小静,我还不至于在这么无聊的按钮上设机关。那只不过是开灯的按钮而已。况且就算有机关也弄不死小静呢。”电话那一头的人轻笑起来。

静雄皱皱眉,还是按下了按钮——倒不是相信他,只是单纯地觉得并没有什么大危险罢了。

正如临也所说,这只不过是灯的开关。静雄按下之后,原本昏暗的仓库开始明亮起来。而静雄重新看了一眼这个仓库之后,顿时觉得更恶心了——

仓库中逐一排列着许多培养罐,正如在电影中所见到的一般,像一支支放大的试管,里面装着颜色恶心的液体,正在冒着气泡。

还有一个个“实验体”。

他看到了熟悉的脸——自己的,以及电话对面的人。

——怎么回事?

正准备这么问出口时,有人比他抢先一步。

“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

仓库中不断盘旋着回音,静雄转过头去看声音发出的方向。

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插着口袋现在出口处。

静雄似乎猜到了什么,“你是那个什么吧……研究人员之类的东西吧?”

“也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。”中年男人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,笑了起来,“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创造完美的人。”

“……哈?”静雄皱眉。同时他听到手机那一边发出了不屑的笑声。

“这个世界不存在完美,所以要创造。”男人不再把目光放到静雄身上,而是转而去看那些试管里的“试验品”,“总所周知,被称为池袋最强的你拥有最强的肉体,但是——虽然有些失礼不过却是事实——你的思维比较简单,而且性格也难以控制。”

男人一步步向前走着,目光却没有离开那些实验体,“但是你的犬猿之仲虽然肉体没有你强大,到在思维方面明显要优于常人。于是我们在想——”

“能不能把二者结合起来,最终成为完美的人呢?”

tbc

【关于成田的临临幻想】


1

【话说起来】

【你爱人类的理由是什么啊】

都市传说黑机车将装着报酬的信封收好之后,在自己的PAD上打了这两行字。

被PAD照亮的青年脸上浮现出了笑容,“并不是多么厉害的事啦。”

橙黄色的头盔稍微侧了一下,没有头的搬运工以自己的方式表现出疑惑。

青年坐回在马路边的围栏上,插着口袋一脸轻松的样子,“小时候跟自己说‘既然不被别人喜欢的话那就先喜欢上别人试试吧’,所以造成了现在的局面。哈哈亏我还记得呢。”

黑发青年笑得一如往常,开始扯起别的事情:“怎么?身为非人类的你什么时候变得八卦了?竟然关注起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来。”

【只是好奇而已】

搬运工简略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,随后收起PAD,伴着无头马的叫声远去。


2

“说起来,我很羡慕你呢。”

新罗停下手上上药的动作,带着血液的棉花停在白皙的手臂上当,镜片后的瞳孔对上对方的眼睛,“哈?你在跟我说话吗?”

“不然呢?”临也耸耸肩,“这里有其他人吗?”

“哈……”新罗疑惑地拖长了声音。他实在无法揣摩面前这位好友的想法。

“你那是什么表情啊……”临也无奈地笑着。

“……你是在觊觎赛尔提是不是?!”新罗恍然大悟地说道,随即又换上了生气的表情,将手上的棉花狠狠地按在临也的伤口上,“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!”

“痛痛痛……我对非人类没兴趣啦。”

“…?”

“我羡慕你是因为——”

(此处需要翻原著)


3

“那么这次也交给你了。”四木春也将目光放在情报贩子的身上。

“没问题喵,请交给我吧四木先生。”情报贩子愉悦地笑着。


4

“所以说小静还真是讨厌喵。完全不能掌控呢喵。”

“烦死了!你这个……”是虫子还是猫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迷之萌感……虽然更喜欢原来的临临……

这样变得好恶心啊哈哈哈哈哈哈(褒义)